非乐非御卿

对斑再度燃起爱意的半年后 跌入小英雄的坑⸜( ⌓̈ )⸝

哈哈哈拥有了八岐!嘿嘿好开心啊!还有了奕的虽然式神都没有的sp皮肤!啊,感觉 ,好欧啊这会儿嘿嘿。
有点难过的就是小青蛙死啦,唉,虽然在意料中虽然知道只是程序,还是有点怅然……
继续进发啊

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

嘿嘿

我爱画画嘿嘿画画尤其是画喜欢的人让我觉得幸福(๑◝ᴗ◜๑)超幸福╰(*´︶`*)╯
……很后悔当时没有报画画班了orz想学画画嘤嘤嘤想画斑想画出他的举世无双风华绝代呜呜呜
(两张的不同在于拍照的远近23333)

晚上好

晚上好。老妈放了狠话到底还是把手机给我了。我该学会自制,比如十点之前睡。

身体一直不好啊,我就不该搞事儿,讨厌的人不去理会就好了,讨厌我的人呢,忽视就好了,不要难过啊不要难过啊。

感觉没了手机也没什么,掐了网线也没什么,怎么说,好像都可以断了。感觉很释然,很无畏这样。哈哈,怎么说呢,感觉现在让我不停摸手机的,要不是听书听歌,要不是  斑斑斑斑斑斑,嘿嘿,斑及其周围相关嘿嘿嘿。

手上水泡肿的厉害,真是好位置恰巧不能用筷子用笔。脸上也很肿胀,嘤嘤嘤有点疼。回家后只有梦甜一个人发了信息问安嘻嘻感觉好开心,不过没有别的人慰问一下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不想回寝室了……怎么说,有了心理障碍唉,我不是好记仇的人,也不是反应很快的人,像是幸福快乐或是愤怒厌恶的情绪,出来很慢,却很深刻的。

嘿嘿,今天去医院的时候妈妈把手机递给我说跟老爸说说话,通话的时候爸爸果然提到回学校,嘿嘿明天爸爸回来,笔记本上第三个指纹就是他的啦,等着。

怎么说,噫又是怎么说。怎么说,今天小弟挨打了,我没安慰,感觉,该打的吧,唉也叛逆了。

很委婉的相当于表白的被拒了我心里居然没什么波动,不是不在意,是很释然,绝了会时不时冒出来的想法蛮开心?嘻嘻我会好好爱斑(喂昨天还梦到了一个帅气的黑皮小姐姐啊你还交换了QQ),好好爱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呢。

最近听了曾国藩家训的相关说书,感觉挺好。

唉眼睛开始痒了,脸也疼嘤嘤嘤忍不了了好难受

睡啦睡啦!

世界晚安。


这脸可能越捏越难看了…………不如不改不如不改😭

活着

原著124章 续写
(文笔糙而渣  有ooc  请慎入 请多指教(鞠躬
(屯了一周的粮开心去看哭着关上QAQ
不过……我想着青玄不是个一打就起不来的 贺玄多少对青玄会有点感情吧,友情或是别的什么情x但贺玄说的第二条路里让青玄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其实这才是俩人最合适的结局吧(哭(私认为哥哥掐青玄带着试探贺玄的意味x
咳咳————没问题的话↓↓↓↓请

伸来的那只手在师青玄脖子前顿了一下,终只是作刀砍在他后颈上。
  混沌的大脑一瞬间空白,师青玄闷哼一声失去意识。贺玄收回手,静静在原地站了会儿,才又有所动作,他随意丢开手上的头,阖目结印,作法撤去了鬼域的法力场。
  完成之后贺玄轻轻吐了口气,再度睁开的眼里带着难辨的色彩。他打开锁住师青玄的镣铐,单手抓住师青玄的腰带把他身子提起来,然后睥了眼师无渡早已失神却仍圆睁的双目,冷哼了一声,拽着头发又把师无渡的断头拎在手上。
  与此同时在鬼域海面上,许多骨鱼破水跃出,高高腾起,仰天发出若悲若哀的嚎叫。这哀嚎声层层叠起,也持续了会儿,若首挽歌一般凄然。挽歌未止,便有骨鱼的开始解体,节节断开,砸回海面。
到最后一个骨块落下,黑水鬼蜮往后便只是片普通海域了。

  意识伴着些许头疼渐渐回归,师青玄慢慢睁开眼,模糊的的视野缓慢恢复。他感到身下是不算太硬的土地,离有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影一点点变得清晰,原只是个背影。“明……”下意识的喊出声后,师青玄被喉处的痛激得一下清醒几分,才说了一个字,声音却沙哑如秋末枯叶腐朽萎枝般破残不堪。那人听到微弱的声音,回过头,冷冷的看着他。师青玄瞳仁一缩,彻底地清醒。“你醒了。”那人淡淡开口,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看着他,正是贺玄。
  师青玄猛然回神,一下坐起,视线还没往上走贺玄拎在手中的头颅已撞入眼帘。“…啊……啊啊……啊……啊啊啊………”师青玄瞪大眼睛对上他哥哥同样睁圆的双目,只是一个装满了惊恐与悲痛,另一个却已失去了一切感情,无神而空洞。师青玄顾不得疼如撕裂般的喉咙竭力地喊叫,却只有断离破碎的哀嚎传出。眼泪涌出一下子模糊了他的视线,越又清晰了哥哥的脸。师青玄哑声尖叫着,身体不自觉颤抖,可哆哆嗦嗦地抬起的手还没触及那因为神躯而不腐烂不尸化清晰若往日的脸,头颅已一下远离——贺玄半侧着身子撤开了拎着头的手。师青玄保持着伸出双手的动作,面色惊恐,脸上挂着一道道纵横且不断刷新泪痕,急促的呼吸和断续的哀嚎杂在一起:“我哥啊………还我哥……啊啊…我哥……还我…还我吧……啊…………哥……”
  贺玄漠然开口:“我另有用处。”毫无起伏的声音却如惊雷般炸在师青玄心口,他于是仰起头,嘶哑的声音苦苦哀求:“贺……贺公子……还我吧……好不好………明兄……贺公子………还我吧…贺公子……求你……”贺玄低头看着完全失去了往日神采飞扬的脸,压低着声音道:“他就这么死,太轻松了。”师青玄仍是不住颤抖,嘴开开张张却再挤不出任何声音。
  “……”贺玄嘴唇动了几下,曲腿蹲下,盯着师青玄仍紧缩的瞳仁,一字一字说道:“你就走好第三条路,活着,然后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说完贺玄的身体随几道凭空浮现的水纹变得模糊,最后一道水纹荡失,贺玄也拎着头颅不见。
  “……活……着……”师青玄绝望地闭上眼,身体向后仰又砸了回去,瘫在地上。他把手盖到脸上,泪水不断从紧闭的双眼里滚出,无声地嘶吼着。他痛苦地摇着头,身体左右翻动又蜷起,他紧紧贴在地上,弯着腰如虾一般缩成一团,颤抖,害怕,痛苦可又极其清醒。
  …为什么不杀了我啊……啊?…对…哥,哥你说你等我,等我对吧……?等我……不…不……没可能了吧…没可能了啊啊…啊……哥我该怎么办啊……啊……不行,不,…第三条路……是啊……我这条命是哥哥不惜……换来的,我……我……活着,活着吧?我应该要活吧?哥…你是让我活下来的么?…可我活着做什么啊…好痛苦啊………活…哥…………我……活着……啊…………
……活着……活着是吧……一个人活着……
…………
  师青玄再度转醒,躺在一间破旧的茅草屋里。是被热心的猎户深林中救下的。得知自己自己所处的位置,师青玄谢过猎户便立即辞行。
师青玄带着猎户给自己的干粮水囊离开。
痛苦的记忆愈发深刻,痛苦之前的事也没有忘却。
铜炉山
蛊城
……只要存在的话,活与死,不都是“活着”?

————————
描写过渡还是不自然⑅ TnT

黑水黑水有没有黑死水师的意味x
注意了一下
“四罐骨灰  父亲 母亲 妹妹 未婚妻”
“我们一家五口”
……我的双玄股………😭😭😭

审美拿什么拯救………………